第8版:非 遗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头 版

第2版
综合新闻

第3版
环球论坛
  标题导航
投身旅游演艺市场 戏曲能走多远
非遗保护利用的湟中做法
《中国秦腔脸谱》将出版
图片新闻
超大马蹄酥亮相江阴民俗风情节
湛江、沈阳传承人获生活补助
湖北成立英山采茶戏剧团
朱伦呼兰比:锡伯族的文学读书会




 中国文化报 >  2011-01-13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朱伦呼兰比:锡伯族的文学读书会

    朱伦呼兰比的手抄本

    围坐在炕头念唱朱伦的情景

    朱伦呼兰比:锡伯族的文学读书会

    佟进军   燕  玲

    “朱伦”指长篇小说,“呼兰比”有“念”“朗读”之义,朱伦呼兰比是指用一定的音调和锡伯语(或满语)进行念说和吟唱长篇小说的曲艺形式。2007年,朱伦呼兰比被列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朱伦呼兰比是新疆锡伯族乡村社会自发形成的群体性文学读书活动。起始年代暂无从考据,但从“锡伯人自东北西迁伊犁时就携有不少朱伦抄本”的传闻看,这一活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时间,直到上世纪60年代,在新疆当地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活力。那时,每逢冬季来临,家家五谷入仓,户户柴草备足,随节气变换而从事不同劳作的村民,除了要操持庭院里并不繁重的农活外,大部分精力则用于走亲访友、聚会娱乐,以消解农忙季节积蓄的疲惫。其中,街坊邻里每晚相约念唱朱伦是最常见的娱乐方式。人们喜欢坐在暖烘烘的火炕上,听艺人用抑扬顿挫的锡伯语念说《三国演义》、《聊斋》、《隋唐演义》、《水浒传》等长篇小说。一般来说,念唱朱伦的场所多在房舍较宽敞的人家进行,并不固定;也有的大户或借到一套好朱伦的人家,也会主动邀请朱伦艺人来自家念唱,闻讯的街坊邻里自然不会错过机会,每晚茶余饭后必到场享受听朱伦念唱的乐趣。主人家对客人也会热情相待,事先将正房火炕烧得暖烘烘的,炕上放一小桌,桌上置一油灯,炕沿下方放一木炭火盆,用于热茶温酒。来这里听朱伦的人还分长幼,年长者多盘腿坐在炕上,青壮年和妇女,或坐在炕沿,或围着火盆坐在板凳上,小孩则躲在不显眼的某个角落,视兴趣大小决定去留。念唱朱伦者是这一场景的中心人物,他们靠着小桌坐在炕沿上,借着油灯的光亮,全神贯注于朱伦内容,兴致勃勃地给大家念唱。

    据调查,20世纪60年代前,新疆锡伯族人居住区几乎都有一两个因念唱朱伦而自发形成的群体,成员多系街坊邻里,少则八九人,多则近20人,男女老少无定数,其中必有几位娴于念唱朱伦的艺人,他们或为白须耆叟,或为乡村夫子,因识文断字优于同乡,说事论理幽默风趣,且能自如运用多种曲调,对内容和叙事风格不同的朱伦给予相宜的情感表达,自如地将听客带入小说意境,感受文学的乐趣,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乡亲们称他们为“朱伦额爷”“朱伦玛玛”。他们把我国古代《三国演义》、《前后汉演义》、《楚汉演义》和《说唐》、《红楼梦》等众多优秀章回小说翻译成手抄的锡伯文,用独特的声调诵读朱伦。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县爱新舍里乡的朱伦呼兰比艺人鲜枝今年75岁了,她是察布查尔县为数不多的女朱伦呼兰比艺人之一。她从小在炕头听着奶奶的朱伦呼兰比长大,后来自己也成了一位受人尊重的“朱伦玛玛”。她说,每个朱伦呼兰比艺人诵读朱伦都有自己的特色,就是同一篇章,不同艺人说出来效果都不一样。而且,人们都以有一本朱伦为傲,因抄一本朱伦费时费力,且价值很高,一本朱伦可以换一匹马或一头牛。

    钱向是孙扎齐牛录乡人,今年88岁了,他是察布查尔县年龄最大的朱伦呼兰比传承人。从小就听着父亲的朱伦呼兰比那神奇的传说、扣人心弦的故事走过童年。如今,已儿孙满堂的钱向成了远近闻名的念说艺人。

    虽然朱伦念唱在新疆锡伯族乡村社会已延续了两个多世纪,但作为因擅长念唱而受乡民推崇的艺人,却从来没有形成职业群体。民国之前,他们或为戍边守卡的八旗官兵,或为挥锄舞镰的布衣农民,或为循循善诱的教书先生……新中国成立后,经济的发展使乡村职业的分化不断加剧,也未能使这一小农经济背景下出现的服务于文学消遣群体的乡村艺人获得独立的职业身份,他们仍然是现代社会中的农民、教师或工人,仅在文学消遣中享有“念唱艺人”的名分而已,活动结束后又回到各自的生产环境中,依旧是某一行业的普通劳动者;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由于乡村文化消遣形式的变化,朱伦念唱艺人更不可能获得独立的职业身份了,与此同时,朱伦念唱艺人随着人们文学兴趣的转移迅速减少,念唱技艺也在不断退化。现今,人们记忆中优秀的念唱艺人大多已过世,只有为数不多者尚健在,不过其中有的因久未接触朱伦抄本而念唱技艺荒疏,有的因失去了曾众星拱月般围拢在身旁的听客而兴趣索然,只能在寂寞时抚摸着自家珍藏的朱伦抄本,回味着逝去已久的美好岁月。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