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 视 野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美术周刊

第2版
视 野

第3版
美术馆
  标题导航
不必人心惶惶
回 声 壁
老墙新画装点社区
个 展 秀
拍卖业设立首个“拍卖基金”
上美版《三国演义》全新整理本面市
百余家企业入驻北京市古典家具商会
《中国民族工业设计100年》出版发行
中华环保书画公益万里行启动
2015“艺术8·中国青年艺术家奖”启动
山地美术馆举办上线仪式
禅艺网举办义卖助学慈善会




 中国文化报 >  2015-01-18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回 声 壁

    ■“这些年,中国艺术界以及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许多怪现象都与‘雅贿’这个大环境有关。美术界、书法界的‘官化’即源于此,因为‘雅贿’需要简单明了地估算出礼品的等级和价值。受贿官员大多不懂艺术,所以要以画家、书法家的‘官阶’来划分价值。于是乎,画家、书法家们争相谋求在协会和画院的官位,为此不择手段,包括行贿,因为一旦当上了主席、副主席,院长、副院长,便身价百倍。在利益的驱动下,甚至一些党政机构的官员,在临近退休的时候也纷纷谋求‘主席’‘大师’等艺术身份。在这样的氛围下,就形成一种规律:官越多,行政级别越高的地方,那里的名家作品价格也越高。地域化、行政化行情战胜了艺术价值,改变了中国书画市场原来的价格阶梯。我认为,最大的利好就是反腐。”

    ——林明杰在《新民晚报》撰文说“反腐使得建立在丑陋的‘雅贿’基础上的艺术市场崩溃”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不经历一番大荡涤,不可能还原一个干净的艺术界。】

    ■“我有个想法,不能让小说写得太顺溜,所选用的具象材料要原始的,越生越好,写的时候要有生涩感,包括语言的生涩和材料的生涩,这就像写字一样,太熟了就俗气了。但是,这所有的生,又是来自于熟。现在书法界的字越写越邪气了,离清代人的气息很远了,好多都是抄来抄去的,把王羲之写的一个样,没有情感了。所以很多展览小气得很,书法展览成了圈子内自己玩、自娱自乐的方式。现在有些人很喜欢说一句话,说谁该当书法家,谁不该当书法家,硬要划出一条界线么,好像是搞文学的就不能写字了,过去的文人不都写字么?艺术不能老局限于小范围,在小范围搞艺术,会越来越小,越来越狭隘,所以,书画界的活动我一般不参加。”

    ——贾平凹说“我不喜欢看现在的展览”

    【壁垒森严,各玩各的,也就越来越没意思了。】

    ■“我曾做过不少展览的评委,也包括全国美展。坦白地说,做评委很难受。一方面,要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有人打电话,有人递条子,这是非常难为情的事情,有时不得不去考虑,有时则顶不住。就如此规格的展览来说,利益寻租是很难避免的,几乎每届都有,有些地方的美术组织甚至会有意识地去攻关评委。但我考虑更多的是,评委到底应该怎样产生才能保证评选的公正性。现在,艺术创作多元了,评委的组成与趣味也应多元,不能总是以美协领导为主,而应多一些理论界的专家,多一些不同学术背景与审美理念的专家。如果不做这样的改革,就容易给人黑箱操作的联想。评委虽大部分是搞艺术的,但专业领域、特长、喜好和所持的尺度并不一样,仅凭感觉去投票,结果可想而知。每次金奖出来,连评委们都感到出人意料,原因正在于此。”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梁江说“做评委很难受”

    【结果有争议,是因为程序本身就有可议之处。评委也只是整个程序上的一颗棋子,例行公事而已。】

    续随子点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