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美术馆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美术周刊

第2版
视野

第3版
美术馆
  标题导航
今年,他的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亲熟民艺可以是一剂心药
中国美术馆:“美丽厦门”当代美术作品进京展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肖恩·斯库利:抵抗与坚持
江汉大学汤湖美术馆:“新锐”﹠“懿苏”




 中国文化报 >  2016-04-10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亲熟民艺可以是一剂心药
——中国美院民艺博物馆里的“天工开物”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项目名称:

    天工开物——江南乡村工艺的世界

    实施单位: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实施时间:

    2015年9月20日至2016年6月30日

    “一个人如果生活在一个粗制滥造的物品世界里,他的内心也一定是粗制滥造的;一个人如果生活在不美的生活空间里,那他的心灵也肯定会受到不美的影响。”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曾这样形容民艺之美的重要性。那么在全球化语境中,如何展现中国民艺与生活方式的关系?关于这个问题,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2015年9月20日,由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设计、历时5年建成的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以展览“天工开物——江南乡村工艺的世界”开馆,展览旨在重新审视中国人传统的物质生活,通过造物所呈现的生活方式的变迁展现东方物质文明,通过传统工艺展现中国传统的造物智慧,用现代的设计思维分析、解读、弘扬中国造物传统中潜藏的科学和意趣。

    “天工开物”语出于宋应星同名著作。作为中国古代最伟大的生活日用以致科学技术的百科全书,宋应星的伟大不仅是对传统造物智慧的全面总结,而且也是对自古以来被视为九流之末的“手工艺”的主体性的肯定和赞美,这在儒道思想为主流的社会中是一种了不起的作为,具有超越时代的远见。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美术馆群馆长杭间表示,民艺馆致力于中国手工艺文化的承继、活化和再生,重建东方设计学体系和文化生产系统,传播中国美学价值和文化精神。“我们以国际上流行的民艺概念来建博物馆,既不是完全的民间艺术,也不是完全的民俗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是这些元素的综合,凡是能体现民间传统生活智慧的民间创造都可放在里面,这个独特的角度也是我们的一大亮点。” 杭间认为,“民艺”更应该是“生活的艺术”。

    此次展览通过“百椅百态”“日用即道”“格物之知”三大板块,展出了江南民间坐具百把、窗格百扇、器具百尊,以此来展现江南乡村工艺的世界。

    椅、凳是人们日常生活起居的重要用具,“百椅百态”通过对“坐”和“做”的研究分析,展示了人们在生活方式与使用需求、使用者身份、社交功能等方面的不同需求,通过人与物、功能与形式之间的关系,展示了椅子在传统生活中的态度和坐具具有的生物学和社会学意义。“日用即道”部分展示了日常器用的系统性生活图景。器具类物品种类繁杂,涉及了衣食住行用赏的方方面面,展览对日用之器、馈赠之器、闺阁之器、礼俗之器等进行举例分析,体现了中国人的“家”在衣食住行用的背后,存在着功能、礼俗、装饰和人事关系。“日用即道”的命名,也意在表达朴素物件背后所承载的“道”。在“格物之知”中,窗可看到中国的阴阳哲学,也可看到人与自然的关系。大量的审美活动聚集窗边,形成了窗格的诗意空间。窗格的装饰受四方八位、天圆地方等观念影响,充满节奏和韵律的数理之美,各类吉祥装饰纹样——蝶、蝙蝠、如意等传递着民众福禄寿喜的朴实愿望。细节的分析呈现出中国百姓对于造物的关注点从功能之用、视觉审美,到精神世界的层级关系。

    展览的另一亮点是,开辟了“光影世象”长期陈列展,展示了民艺馆所藏的皮影及相关工具、乐器、皮影剧本等48000余件。由于空间有限,中国传统故事的叙事和戏剧中的“盒子”手法成为皮影展览的线索。打开皮影“戏”箱——其间有造型、有声音、有光影、有故事。“皮影剧场”通过皮影演出和概念短片,表现了皮影从制作到演出的过程,让现代人更深入了解皮影的工艺和表演模式。几部经典大戏如《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将戏剧的时间线定格为静态画面,画面构成上则采用了敦煌壁画、唐卡等的构图方式。

    对于为何要建造民艺博物馆,并以江南乡村民艺的展示作为开馆首展,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表示:“我们就是要在这里常年展示这片热土家山之上往昔延绵的日常器用,展示这种器用后面的生活世界。让这些器用世界如这山壑日月般与青年学子相伴,以其凡常的质朴镌入青春生命,慢慢养成有若自然山水的朴寂心性。”许江认为,在今天崇尚名牌的全球时代,如何帮助青年制造者培养起和敬独立的品味,根绝那种功能化、定制化的技巧习性,亲熟民艺可以是一剂心药。“这些凡常民艺,虽不似传统名画、名帖般昂贵,却都带着真实生活世界的印痕,开启着我们肉身中潜藏的精神基因,并由此去品味东方技艺的创造与品质。这些民艺,其技艺是质朴的,有的甚至有些粗陋,但唯其粗陋,却囊括了往昔世代的某种真实的舍弃与离断,让我们在必须面对的日常世界的粗陋与残缺中,窥见生命的恒常与永诀。这些器物,包括它的斑驳的岁月包浆,甚至比珍贵的‘雅收藏’更深地教会我们去感受本己的自己。这里,是青年学子真正的学堂。”许江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