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特别关注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要闻

第2版
综合新闻

第3版
特别关注
  标题导航
江永女书:女儿心事有谁知
从“神秘”到“通用”
女书是如何被发现的
为什么只在江永一带出现
为什么仅限于女性流传、使用




 中国文化报 >  2017-04-14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女书是如何被发现的

1954年,湖南省江永县文化馆周硕沂在一次下乡辅导农村文化活动中,在上江圩葛覃村结识了创作女书水平较高的胡池珠。胡池珠教周硕沂学会了一批女字,并创作了《女书之歌》这首女书歌及其译文,后来被收入《江永解放十周年志》(油印本)。这是载入史册的第一篇女书作品。周硕沂还将两篇女书原件寄给湖南省博物馆,却没有引起重视。

    1956年冬,湖南省文艺会演,负责会演摄影报道工作的李正光在周硕沂住处见到女书对联。李正光向省文物队领导汇报请示后,于1957年初到江永上江圩考察,写了一份关于女书的调查报告,连同一些女书原件,投寄给《中国语文》杂志。此为介绍研究女书的第一篇文章。196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字改革委员会的周有光、史金波等见过江永妇女文字的材料。1968年,湖南省公安厅发现一瑶族断腿妇女写的文字无人认识,将其带到北京,请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教师陈其光、张公谨等辨认,也不认识。1979年,周硕沂重新回到县文化馆工作,在编写《江永县文物志》时,收入了“蝇形字”一节。

    1982年4月,《江永县文物志》由湖南省文化厅转发全省交流,使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女书。同年12月,中南民族学院政治系教师宫哲兵到江永调查,在城关镇白水村找到了一份女书原件,但藏书者已死,根据其女儿提供的线索,宫哲兵结识了上江圩乡甫尾村高银仙、唐宝珍两位女书传人,搜集到3本女书,并请高银仙、唐宝珍两位老人逐篇唱读,将其全部录音,并由周硕沂翻译成汉字。宫哲兵回校后撰写《关于一种特殊文字的调查报告》,托人类学家吴泽霖教授推荐给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尔后,这篇调查报告在《中南民族学院学报》上发表,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语言文字学》全文转载。

    1983年3月,中南民族学院中文系组织江永女书研究小组。7月,中南民族学院副院长严学窘与宫哲兵合撰《湖南江永平地瑶文字辨析》一文,提交在美国召开的第十六届国际汉藏语学术会议,引起了国际汉藏语言学家的极大兴趣,被称为“一个惊人的发现”。9月,宫哲兵、谢志民再次到江永上江圩乡进行人文考察和方言调查,又结识了义年华、何西静等女书传人,搜集女书作品13件,由周硕沂翻译,撰写《湖南江永上江圩的女书》。1985年2月,中央电视台报道发现女书。同年9月至10月,中南民族学院组织调查队,到江永调查女书和千家峒的情况,搜集到十几件女书原件,1万多字。1986年5月,中央电视台播出专题片《奇特的女书》,该片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许多国家播出。同年3月和8月,中新社和新华社分别发布“湖南发现女书”的消息,国内外数十种报纸、杂志转载,女书得到社会的普遍承认和重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