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要闻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要闻

第2版
综合新闻

第3版
美文/副刊
  标题导航
要闻简报
吹起唢呐,弹起冬不拉,奏出白沙细乐
国家文物局出台《关于进一步推动非国有博物馆发展的意见》
2017港澳大学生文化实践活动结束
秦腔《渭水医魂》讲述医者仁心
北京启动第五届惠民文化消费季
第七届内蒙古乌兰牧骑艺术节开幕
图片新闻




 中国文化报 >  2017-07-18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吹起唢呐,弹起冬不拉,奏出白沙细乐
——第二届中国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展演综述

    本报记者  王立元

    你也许见过唢呐、三弦和哈萨克族的冬不拉,但你见过裕固族的天鹅琴、纳西族的波伯、藏族的龙头琴吗?你知道椰子做的乐器长什么样吗?你听过小酒盅、筷子、盘子的协奏曲吗……7月11日至15日,由文化部、海南省政府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展演在海南省海口市举办,非职业和职业演出团队交相辉映,很多业内专家称“难得有机会看到这么多民族民间乐种集中展演”。

    民乐高手齐聚一堂

    7月11日,海口,山东省巨野县文化馆的鼓吹乐节目组,以唢呐、笙、锣、鼓等多种传统民族乐器演奏了《五福开门》。晋北鼓吹“山西八大套”乐队带来的《三对面》,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二人台艺术团演奏的《雾山顶》《西江月》等也纷纷登场,由此拉开展演序幕。

    在这次展演上,44支来自全国各地的队伍600余名艺术家汇聚椰城海口,组成6台节目表演和1台汇报音乐会。每支队伍都带着两首曲子,在舞台上进行酣畅淋漓的展示。舞台上,有月照春江的梦幻,有金戈铁马的酣畅;有雨打芭蕉的淋漓,有日落长河的壮美;有高山流水的典雅,也有扎根乡土的厚重……他们在同一个时空汇聚,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年逾六旬的周齐文是一位二胡爱好者。他告诉记者:“真没想到能在海口看到这么精彩的民乐演奏。这次展演不仅让我们感受到了民乐的魅力,也让我们见识到不少极具地方特色的乐器。”“海南的文化生活不是很丰富,能够不出海南就了解各民族的音乐,这场演出真值得看。”观众符女士说。

    展演艺人们也全情投入。云南丽江古城区白沙细乐传习队的大多数队员是农民、打工者。他们虽然也去过一些地方参加比赛和展演,但登上全国的舞台还是第一次。为此,他们凌晨4点出发,直到晚上才抵达海口。“机票太贵,我们买了在贵阳转机的机票,这样能便宜一点。丽江古城区非遗中心给我们凑了3万元的路费,来的时候就花了1.6万元,回去的路费不太够,要等机票便宜的时候再买。”演奏员和卫刚说。为了能将白沙细乐展示给更多的人看,队伍里年纪最大的已经79岁的杨曾烈说:“一点都不辛苦,大家都很高兴。”

    效果是显著的。据主办方统计,本次展演吸引了近万人次到现场聆听。展演还特别邀请部分优秀组合在海南三亚、琼海、澄迈等地进行惠民巡演,普及推广民族音乐,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加强传承成为共识

    我国戏曲剧种数量几十年来在锐减。“但与戏曲剧种相比,乐种似乎更没有得到重视。民间乐种在五六十年间消失了多少,我们连一个统计数字也没有。”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说。

    白沙细乐在20多年前差点失传。“近年来,政府开始重视,给了一些资金,情况有所好转。”和卫刚说。白沙细乐的演奏乐器中,一种“以竹为管,以芦为首”的双簧管吹奏乐器“波伯”引人注目,其声音类似于女生带有鼻音的演唱。杨曾烈说,目前会演奏波伯的纳西族后人已不多,更别说制作,他为此钻研了50多年。“音哨使用芦苇制作,但影响音哨的是芦苇生长的环境,即产自海拔越高的芦苇越好用;采摘时间则要在春节前后,那时芦苇刚好由绿变黄。”杨曾烈说。

    民乐人的生存情况近几年有所好转。重庆永城吹打艺术团的唢呐演奏员刘道荣说,传承300多年的永城吹打10多年前因为工资低导致很多人转行,剩下一些技艺精湛的民间艺人,现在他们中最普通的每月也能挣六七千元。“我们现在也经常进中学、小学进行普及推广,吸引了很多人来学习传承这门技艺。”刘道荣说。

    值得一提的是,一批艺术院校的队伍入选此次展演,说明民间乐种的传承发展正受到专业院校的高度重视,民乐人才队伍在不断壮大。西藏自治区藏剧团乐队演奏的郎玛、堆谐赢得了观众格外热烈的掌声。“现在,藏族音乐得到了很好传承,有6岁的孩子来学,还有很多外国人学。我们在丰收的季节会下乡演出,我们也去过迷笛音乐节演出,都很受欢迎。”札木念琴演奏者普珠说。来自浙江江南丝竹音乐社的叶文赢仅有16岁,但技艺娴熟。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艺术的基因在延续,民族艺术有了传承和发展。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歌舞团对民乐的传承发展让其他很多团队羡慕。“我们团成立60多年来挖掘整理了很多乐器,目前有56种乐器,但还有很多乐器只存在于文献中。去年,中央民族乐团开始帮助我们培训演奏员、指挥、作曲,特别感谢他们。”在歌舞团工作了29年的队长沙肯德克说,因为编制问题,乐队从上世纪80年代的60多人缩减到现在的20多人。“我觉得这个乐队(的传承)很危险。希望能加以保护。”沙肯德克说。

    民乐发展还需创新

    戴着狐狸皮帽,穿着颜色鲜艳的长袍,由7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小伙儿组成的玛沁组合在展演队伍里很醒目,他们来自总人口不到2万人的甘肃裕固族。“我们的音乐靠口传心授。虽然我们也很喜欢摇滚乐、流行音乐,但最喜欢的还是本民族的音乐。”马头琴乐手安江·铁穆尔说,“我们经常去民间寻访老艺人,他们会给我们煮奶茶、演奏传统乐曲,我们录下来再整理出来,并在不脱离原味的基础上做一些改编和创新。”演出结束后,玛沁组合还在后台向其他队伍热情地介绍着自己的民族乐器——马头琴、牛角鼓、陶笛……安江·铁穆尔给记者展示了一种马蹄形的打击乐器。“这是用真的马蹄制作的乐器,我们也有用牛角骨做的乐器。我们希望将裕固族音乐搬到舞台上,而不只是在民间演出。”安江·铁穆尔说。

    新疆艺术剧院的亚希力克(意为“青春”)组合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他们想得更多的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我们想去参加音乐节、电视节目,将我们的民族文化推广出去。”演奏员阿布都沙拉木说。

    曾经创作出《老虎磨牙》等具有中华民族精神、深受观众喜爱的打击乐作品的西安鼓乐研究者安志顺说:“创新是什么?创新就是变,变了就能够通,通就能够畅,否则死水一潭。比如在展演中,我们就看到了很多有活力、有生命的民间演奏家。有些传统乐曲中的鼓点,没有一百年也有八十年了。他们在这个基础上面做一点点变化,一下子感觉就好了。有了好作品,民乐自然就推广开来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