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书 法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美术周刊

第2版
视 野

第3版
美术馆
  标题导航
“二王”不能沦为一种“图式”
曾经沧海
书法之我见
沈鹏书法公益基金在京启动
《当代书法评价体系建设》新书发布
“上海市第八届篆隶书法展”开幕
宋涛书法作品汇报展在鲁举办




 中国文化报 >  2019-05-12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曾经沧海

    曾经沧海  王文治印

    庄辉

    历来书家都非常重视用印,甚至自己治印,目的是使书印有机地结合起来,让作品产生更美、更强的艺术感染力。清代乾隆年间的书法家王文治在其作品中最喜用“曾经沧海”一印,此印为白文,2厘米见方,当为其自刻印。书家用印,除姓名、字号、书斋外,闲章、印文也很讲究。所选内容,必深含用意,或为哲理名言,或为抒怀咏志,或为经历记述,或为情感寄托……许多书家,随着艺龄增长,每获新悟,必求佳句钤新印以铭之。而我们从王文治流传的书作中,独“曾经沧海”一印使用最频、最久,这是何因呢?唐·元稹《元氏长庆集·离思》诗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后人将“曾经沧海”作为成语,比喻曾经经历过很大的场面,眼界开阔,见多识广,不把平常事物放在眼里。

    王文治的一生,无疑经历过很多,作为探花、太守,书家、诗人,他是不太可能以此四字来显突自我、张扬个性的。那么,他的真正寓意何在呢?

    据史料记载,王文治曾有过一段涉海出使的经历。乾隆十九年(1754年)十月,大清属国琉球国(即今日本冲绳县)中山王世子尚穆因其父王崩逝,遂遣其陪臣毛元翼、蔡宏谟等上表求袭封。次年,清政府选派翰林院侍讲全魁、编修周煌任正副使,前往琉球册封琉球国世子尚穆为王。此时正值王文治落榜失意、生活窘迫之时,好在他入京多年,其文采斐然、书法俊逸已小有声名,因而得全魁赏识聘为入幕偕行。这年冬天,王文治先行返回丹徒处理家事,静候册封使团经过时一同前往。使团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二月初九正式离京南下,四月廿四日王文治一行抵达福建福州准备粮食用品等一应物事。据史料记载,这次远渡,共有巨船两艘,随行人员多达400余人。直至六月二日,天气条件许可,册封船始由福州南台乘风出海。经过12日航行,使船到达琉球姑米山海域。不知出于什么礼节,使船到达琉球却迟迟不予登岸,而是将大船泊于锚位。海上的天犹如婴儿的脸,喜怒无常,说变就变。至十九日,海上天气突变,顿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一连4天,风雨不住,海面上涌浪滚滚。琉球世子急遣紫金大夫郑秉哲乘小船赶来,登上封舟请使臣登岸暂避。全、周二使不谙海上风浪险恶,固执己见,以诏书安全为虑,未从所请。廿三日,海情更险,风浪更大,巨船像喝醉酒的醉汉,剧烈颠簸摇晃,船上的人受不住涌摇浪击,个个晕船呕吐不止。险情在即,郑秉哲再次请求使团成员登岸避险。但全魁仍一意孤行,未听郑言。到二十四日,下泊的缆绳终于禁不住惊涛巨浪的顿折,根根折断,巨船遂像断线风筝失去控制,随流触礁颠沉,王文治等纷纷落水,好在命大,被当地人救起,复乘迎船到达琉球。从此,六月廿四日,乃成为王文治等同舟人难忘的再生纪念日。到达琉球,王文治很荣幸地被临时起用为宣诏官。八月廿一日宣读诏敕,正式册封世子为中山王。册封典礼完毕,直到十月下旬,触礁破损的宝船方告修好,全魁即择吉于十月三十日,率同册封从人兵役登舟候风,于十一月初七出海返航。不料风暴再起,只好返回琉球,再行候风。直到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正月三十日,始有好风,又经13昼夜航行,终于在二月十三日平安抵达福州五虎门。王文治等人此行总计耗时11个多月,而滞留琉球国的时间竟达七个半月之多。

    笔者也曾当过多年水兵,而我们乘坐的是现代化钢铁铸身的大型登陆舰。有一次,我们航行至闽北沿海时不巧遇上台风,海浪高达数米,涌浪将百米军舰抛甩得像小玩物似的,单边摇摆达25度!狂风夹着暴雨,雨点像沙粒掷在脸上,疼痛难忍。巨大的海浪使军舰偏离了航道,还差点触到礁盘。可想而知,200多年前的木构船只,且远航在太平洋深处,又遇上一连多天狂风暴雨,能捡条性命回来,真是福大命大。

    话又说回来,航海虽很辛苦,也很危险,但乘船远行,大海的神奇,所到之处的美丽景观、风土人情,也深深地诱惑着远航者的心,它能使人开阔胸襟,见识世面,磨炼意志,陶冶情怀。当年,我在海上,曾即兴赋诗曰:“愤斩恶鲨渡沧海,为降悍鲸搏惊涛。”如今,我虽离开部队30多年,至今仍经常梦到大海、梦到军舰。想想当年,王文治在琉球生活200余日,观览琉球名迹殆遍,探花赏月,饮酒赋诗,访古问俗,听歌弄曲。兴到之处,挥翰洒墨,琉球王公争宝其书,纷纷相求。王文治归国前,中山王特赠宝刀给他,按礼,琉球王赠刀对象只为册封大使,未闻有赠从客者,而王文治破例得之,可见中山王对其倾慕之情,实为殊荣。

    这次海外历险的经历,极大地丰富了王文治的人生,同时也令他的诗境陡然一阔。他在《渡海吟》中写道:“雄心恨不捕蛟鼋,野性惟堪侣螺蜃。”尤显其雄杰瑰异的豪放气质!归国后,王文治发愤读书,3年后,即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王文治殿试,以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了解了王文治的这段出使琉球涉海探奇的经历,我们就不难理解王文治喜用“曾经沧海”一印的心理状态了。

    可以说,“曾经沧海”这方印反映了王文治对经历生死的航海之行刻骨铭心。在以后的书法作品中无论题跋作书多用此印,即为纪念万里乘槎观于大海,几乎送掉性命的往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