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美文/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要闻

第2版
综合新闻

第3版
美文/副刊
  标题导航
“改家”陈明
有一种进步叫悔悟
马 鬃 岭
古战场上的英雄
图片新闻




 中国文化报 >  2019-06-11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改家”陈明

    赵国春

    老北大荒人、著名作家丁玲的丈夫陈明,于二○一九年五月二十日凌晨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一百零二岁。

    几十年来和陈明交往的情景,历历在目。翻开这本《别了,沙菲》,扉页上清楚地写着:“国春同志留念,陈明赠,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让我想起了十八年前陈明赠给我这本书时的情景。

    陈明曾经陪伴丁玲在北大荒工作、生活了十二年,他们把北大荒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二○○一年春,我把《丁玲在北大荒》的书稿,寄给北京的陈明先生,请这位和丁玲共同生活了半个世纪的亲历者,帮助我给书稿把把关,提提修改意见。很快,我就收到了他的回信,把亲笔修改的书稿寄回的同时,还赠送了我这本书。信是这样写的:

    国春同志:

    您好!

    收到你寄来的大作《丁玲在北大荒》,反复细阅了两遍,在字里行间再一次体会到北大荒战友们对丁玲的理解与尊重,对她坎坷一生的愤慨与同情,我很受感动,也很感激。在欣赏中我信笔记下了点滴文字,可以作为补白、说明或注解,不能成为意见,也不是建议,仅供参考而已。现用特快专递寄上,希望能早点收到,顺祝大作成功!……

    这本《别了,沙菲》是上海作家丁言昭编选的,二○○一年一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列入“漫忆女作家丛书”出版。中国丁玲研究会副会长陈漱渝作了题为《云霞出海曙,辉映半边天》的序言。该书选入了茅盾的《女作家丁玲》、沈从文的《记丁玲(节选)》等十篇关于丁玲的文章。

    丁言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完成了《在男人的世界里——丁玲传》后,再次应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邀请编辑丁玲的作品,她在《后记》中写道:“感到非常荣幸。”同时,她也感到,“没有考虑到作者文章的广度和深度。如陈明的文章没有收入。只收了别人采访他的谈话录。我感到这些文章的内容,一般人都知道,用不着特地编选进去。其实,我犯了个错误。我自以为为丁玲写了传记后,对她的一生非常熟悉,好像别人都和我一样熟悉她。没有考虑到读者面。”

    我和陈明相识在一九九一年。我还记得那年的八月,第五次全国丁玲学术讨论会在佳木斯省农垦总局召开。我作为一名工作人员,参加了会议的全过程。见到了陈明、周而复、牛汉、雷加、庄仲庆等知名作家学者,还陪同他们参观了汤原、宝泉岭、普阳农场,一直到“丁玲生平事迹陈列室”剪彩。后来,我又收到了陈明先生签名的《丁玲文集》。

    陈明的老家在江西。他一九一七年二月出生在鄱阳乡下。一九三四年在上海读高中时,便秘密参加了上海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高中毕业后,一九三七年一月,他抛弃家庭,经北平、太原、西安,五月四日到达延安,先后在抗大、马列学院学习。抗战开始后,他先后任西北战地服务团宣传股长、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政治部宣传大队长、延安文化俱乐部副主任、业余剧团团长。

    卢沟桥事变后,陈明参加了当时由丁玲率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任宣传股长。丁玲比陈明早半年到陕北,她曾是上海“左联”主要负责人之一,到延安后,任中国文艺协会主任。陈明在西北战地服务团认识了丁玲,他们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和西安国统区开展抗日宣传。在西北战地服务团期间,陈明的宣传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成为丁玲的得力助手。

    一九四二年,陈明与丁玲结婚,开始了他们四十年患难与共的生活。他们没有再要孩子,陈明对丁玲的儿女视若己出。陈明也是《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第一个读者和评论者。

    新中国成立后,陈明去了国家电影局,并创作了《海港生涯》的电影剧本,他还将戏剧《六号门》改编为电影剧本,后来,他还将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改编为电影剧本。

    一九五八年春节后,陈明戴着右派帽子,和国务院各部委办局的六百多名右派,来到北大荒劳动改造。王震将军到右派队视察后,告诉陈明让丁玲也来北大荒吧。陈明很快就给丁玲写了信。丁玲于这年的六月末来到了北大荒,先后在汤原农场和宝泉岭农场一待就是十二年。

    后来,我几次给陈明打电话,称呼他陈老,他却说:“你就叫我老陈吧,我也是你们北大荒的老职工了。”

    陈明不仅在生活上是丁玲的如意伴侣,在创作上也是丁玲的得力助手。陈明在《我与丁玲五十年——陈明回忆录》(二○一○年一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曾经这样写道:“丁玲活着的时候,就没有对外界隐瞒我修改她的文章,她曾经对人说过:你们不知道,我家里还有个‘改家’。这个‘改家’说的就是我。有的作品她甚至想要署上她和我两个人的名字,我坚决反对。《丁玲文集》第六卷里,她又要放我的照片,我也没同意,为此,丁玲还有些生气。我做这些事情,不为名,不为利,完全都是为了丁玲。”

    陈明在这本书里还这样写道:“我的一生大部分时间是和丁玲共同度过的,而且和她在一起的岁月,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年华。因此,我的回忆录最后定名为《我与丁玲五十年》。”

    在丁玲生命的辉煌中,无不凝聚着陈明的心血。晚年病中的丁玲,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创作上都离不开陈明。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如果没有陈明,我一天都活不下去。”

    陈明晚年为丁玲作品的修改、整理、出版,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一九八六年,在丁玲去世后,陈明任“中国丁玲研究会”顾问。他完成了《丁玲文集》一至六卷的校勘、七至十卷的编辑和校勘工作,编辑出版了丁玲在延安时期的作品集《我在霞村的时候》,丁玲、陈明书信集《书语》,还撰写出版了《我说丁玲》等作品。

    陈明也应该是个很有影响的文化名人,只是因为丁玲头上的光环太亮了,也因为陈明为丁玲付出的太多,让陈明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最佳男配角”,成为一个陪衬红花的绿叶。当然,这丝毫不影响陈明在北大荒人心目中的位置,反而觉得他更无私和伟大。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