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科技·教育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要闻

第2版
综合新闻

第3版
美文/副刊
  标题导航
校团合作让学生更快成长
打破学科藩篱 激发学生创造力
“课程思政”的全新“打开方式”
以创作促培养
传精神磨技艺




 中国文化报 >  2019-07-30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看艺术院校在实践中培养人才
校团合作让学生更快成长

    《绮丽的田园》演出现场   世园会组委会供图

    本报记者  李  月

    从2019年央视春晚的《敦煌·飞天》,到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文艺晚会的《敦煌》,再到2019年中国北京世园会开幕式文艺晚会上的《绮丽的田园》,今年,北京舞蹈学院(以下简称“北舞”)芭蕾舞系的学生们与中央芭蕾舞团(以下简称“中芭”)的演员们一次次站在舞台中央,共同用精彩的芭蕾舞演出向世人展现着中国芭蕾的艺术魅力。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几场演出都是北舞学生与中芭演员共同完成的,但中芭派出的演员大部分为北舞2012级“芭蕾舞表演人才实验班”的毕业生,如今这些毕业生与往届入团的北舞师兄师姐们共同成为演出中的重要力量。

    记者了解到,为了搭建中国芭蕾舞人才教学与实践贯通的平台,不断提升学校专业教学水平和学生的艺术表演实践能力,2012年,北舞与中芭联合成立了“芭蕾舞表演人才实验班”,这也是北舞与中芭联合办学的首个本科教育项目。该班共有26人,采取两年在北舞学习、两年在中芭学习的“2+2”模式进行人才培养。

    北舞芭蕾舞系主任邹之瑞告诉记者,对于芭蕾这种艺术形式,校团合作办学在国外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人才培养方式,它的优势在于能给学生提供更加广阔的艺术实践平台,同时,有了艺术院团的带领和指导,学生的艺术成长也会更快。“‘芭蕾舞表演人才实验班’的学生在中芭学习,可以让他们先一步了解专业芭蕾舞团的运行状态,这对于他们来说,无论今后从事专业演员,还是教员、编导等相关工作,都会有很大帮助。”她说。

    中芭演员程新然毕业于“芭蕾舞表演人才实验班”,也参加了2019年春晚《敦煌·飞天》的演出。“学校的学习更注重扎实专业基础,一个学期排一个剧目;而在团里学习,一个学期有很多剧目要排,每天学习、排练的节奏很快,同时还要参加很多演出,包括高雅艺术进校园、下基层慰问演出等。所以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舞台表演经验。”程新然告诉记者,提前两年去了解、感受艺术院团的工作、生活,让她更喜欢跳舞这件事了,因此她在毕业时就很明确地希望从事舞蹈演员这份职业,也很快地适应了中芭的工作。

    据统计,北舞与中芭合办的“芭蕾舞表演人才实验班”的学生在学习期间参加演出130场;65%的学生如愿被专业芭蕾舞团聘为演员,其中14名学生受聘进入中央芭蕾舞团,3人分别进入上海芭蕾舞团、广州芭蕾舞团和北京当代芭蕾舞团;23%的学生受聘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另有3名同学选择出国深造。“这样的数据明显高于以往各届芭蕾舞毕业班。”邹之瑞说。

    在2019年中国北京世园会开幕式文艺晚会上,北舞芭蕾舞系学子和中芭演员共同表演《绮丽的田园》。作为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的大一学生,梁嘉玥为自己能有机会参加如此高规格的演出倍感荣幸。“学校尽可能给予学生更多参与重要演出的机会,像《敦煌·飞天》共有芭蕾舞系不同年级的16名学生参演,而《绮丽的田园》有芭蕾舞系的48名同学参演。”梁嘉玥告诉记者。

    “站在舞台上,我们代表的是国家,呈现的是中国芭蕾的风采。”几次重要的演出实践,让梁嘉玥深刻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国家使命感,同时,她也越发觉得自己像一个演员了,“在排练现场,我不再像学生一样永远等着老师指导,而是越来越懂得要用一个专业演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排练过程中要主动地去配合现场、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谈到与师妹们共同表演的2019年春晚舞蹈《敦煌·飞天》,程新然说,学生与演员的不同在于,学生要不断学习、吸收新东西,而演员要将学到的东西更好地输出、转化,包括如何在舞台上表现、如何把握自己的表演等。但学生和演员都需要在舞台实践中成长。

    邹之瑞认为,一个优秀的芭蕾舞演员,除了必须具备规范、扎实的芭蕾表演技术能力,还要具备较高的文化艺术修养、高尚的道德品格。培养优秀的芭蕾后备人才对于中国芭蕾舞事业的发展尤为重要。“因此,学校带领学生多次参加高水平的艺术实践活动,不仅注重培养、提升他们的艺术专业能力,更注重培养他们的家国情怀和社会责任感。”邹之瑞说。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