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文化遗产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要闻

第2版
要闻

第3版
理论评论
  标题导航
绣娘们赶上了好时代
从手工借阅年代走来
图片新闻
沪上1032处历史建筑“活”了
广东东莞为非遗传承人提供健康服务
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讲述“先农坛耤田故事”




 中国文化报 >  2019-09-11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手工借阅年代走来

    李国新拍摄的早年图书馆存卡架

    本报记者  王学思

    屏幕上轻点几下,在借还书设备上一扫……如今,人们在公共图书馆用不了半分钟便可轻松、自助完成图书借还。回首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历程,这个简单的操作凝结着行业发展的深刻变革。因为,直到计算机信息技术进入我国图书馆管理领域之前,我国的公共图书馆服务还依赖于传统的手工借阅方式。

    在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李国新的电脑里就保存着不少手工借阅年代公共图书馆里老物件的老照片。

    “这张照片是2005年我在中部地区县级公共图书馆调研时拍摄的,照片里的这个设备就是当时图书馆使用的最基本、最常见的设备——存卡架。”李国新指着照片中一个由上下两个圆盘形状的敞口木盒拼接成的小架子说,“它通常设置在面向读者服务的总出纳台旁边,作用就相当于现在图书馆存储读者借阅信息的系统。”

    “在手工借阅年代,图书馆会在每本书里面附一个借阅袋,里面插一张借阅卡片。读者借阅这本书时,图书馆就会取出卡片,在上面标注借期、还期,请读者在后面签字后才可以借走这本书,而这张记载着读者借阅信息的卡片会留在图书馆,直到书被归还回来,再将卡片插回到借阅袋中。”李国新说,存卡架就是专门保存借阅卡片的设备。通常存卡架的大木盒里面会分隔出许多小格子,对应的是图书馆的书目分类,便于管理;存卡架的圆盘还可以转动,这样一来就减少了图书馆员的劳动强度。

    “别觉得照片中的这个设备挺土,在那个时代这是一个很先进的发明。”李国新说,在我国图书馆领域,存卡架的使用有100多年历史。说着,他从电脑里找出了另一张一台铅字打字机的老照片,他说,这台设备可能是当时中部地区公共图书馆最先进的设备了。

    “在当时很先进,但现在‘80后’‘90后’估计都不了解这些老物件的功能了。”李国新感叹道,如今,几乎所有图书馆都已经实现了计算机管理,这些老物件也已被淘汰了。

    李国新认为,这恰恰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近年来大力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公共图书馆事业的飞速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可以和发达国家的一流公共图书馆比肩,实现了局部‘领跑’,部分‘并跑’。”他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