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特别关注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要闻

第2版
综合新闻

第3版
美文/副刊
  标题导航
旅行无障碍 生活更美好
无障碍出游,国外怎么做?
建设好无障碍的“硬环境”和“软环境”
无障碍旅行是文旅高质量发展的必然构成
悉心考虑,让残疾人出游无忧




 中国文化报 >  2019-12-03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旅行无障碍 生活更美好

    本报记者  李  静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近年来,我国在保障残疾人权利和建立无障碍社会方面取得很大进展,但残障人士在硬件和软件方面依然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无障碍出行尤其是无障碍出游面临重重障碍。更好地保障残障人士轻松、方便、开心地旅行,关乎社会发展与文明程度,也是满足他们美好生活需要的题中之义。

    “中国目前有8700万残障人士,然而我们在大街上很难看见他们,因为城市无障碍设施不够完善,他们出不去。我们认为,旅行是一种让障碍者走出去的有效途径——让他们去看见、去被看见。”全国首家无障碍旅行社创始人谢海娣表示。无障碍观光所覆盖的人群不仅包括残障人士,还有老人、孕妇等,这是谢海娣率领的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以下简称“知更鸟”)在运转两年多后得出的结论。

    障碍有隐性的,也有显性的

    谢海娣在成立旅行社之前,曾托朋友做过一份简单的市场调查,这份涵盖了一、二、三线城市不同年龄层100位残障人士的调查问卷显示,68%的人有强烈的出游愿望,甚至把“去旅行一次”作为毕生的梦想,而其中有的人已经3年没下过楼。

    “视障朋友同样有出游的渴望,我们会带他们坐游轮吹风,去泡温泉。你感到很舒服的时候,是不是也会闭上眼睛去感受?有时候视觉会阻碍我们更全面地感知这个世界,我们偶尔会忘记自己还有触感能力以及想象力。”知更鸟项目主管罗美茵说。

    “残障人士出行面临的障碍有隐性的,也有显性的。”倡导无障碍出行理念的“梦想跑团”团长张健说,“显性的障碍主要集中在不完善的硬件设施建设上,隐性的原因是他们大多怕出行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同时也会担心扛不住别人异样的眼光。”因患小儿麻痹症,张健很小就坐上了轮椅,但他如今已73次参加马拉松比赛。

    显性的障碍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可能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的台阶,也可能是盲道尽头莫名出现的一棵大树,或是怎么也挤不进去的无障碍电梯。“比如,一些酒店卫生间的门通常只有50厘米宽,而一般的轮椅在55厘米以上,残障人士即使能进得去酒店的房间,也进不去卫生间。再比如,地铁站无障碍电梯普及率没有那么高,有六七个出口,却只有一个出口有无障碍电梯。”张健说。

    中国消费者协会和中国残联2017年的百城调研数据显示,我国无障碍设施整体普及率为40.6%,处于较低水准。其中,无障碍电梯和无障碍卫生间普及率均在20%以下,除普及率较低,还存在部分无障碍设施被占用、维护不到位、设计存在问题等情况。

    无障碍服务丈量着社会文明

    为保障特殊人群的权益,近年来我国从法律到公共建设方面都在全面发力。《2018年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共出台了475个无障碍环境建设与管理法规、政府令和规范性文件,1702个地市县系统开展了无障碍环境建设。

    今年,天津借助举办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的契机,积极创造无障碍环境。例如,只要在手机上下载“融畅”无障碍导向标识系统,周边的无障碍厕所、无障碍电梯、无障碍客房甚至轮椅租赁点等信息都能瞬间掌握。

    在旅游行业,知更鸟和康辉、携程等企业先后驶入无障碍旅行的这片蓝海。2017年知更鸟成立当年,康辉旅游集团也启动了“爱行计划”,为残障人士提供定制旅游路线。今年6月,携程推出了“无障碍旅游计划”,针对障碍人群,尤其是为行动不便、高龄的老年人,提供“接送+陪游+包车+体验+美食”等一站式服务,消除这类人群在旅游中可能遇到的一些障碍。

    旅行确实给障碍人群带来了许多变化。一位年轻的残障人士在结束旅行后,舍弃了家人给他配备的电动轮椅,改为手动,同行残障朋友的勇敢和乐观也让他开始反思之后的人生。据了解,很多残障团友会在旅行结束时抱在一起大哭,但也会从此变得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这就是旅行带给他们的改变和收获。

    让无障碍环境不再障碍重重

    先有无障碍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无障碍观光。

    “相比欧美及日本,我国无障碍建设的确存在一定差距,这主要表现在我们的无障碍设施建设不够系统化或标准化,比如我们的盲道很多没有延伸到社区;虽有‘第三卫生间’,但时常会发生大门紧锁的情况。”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传媒部负责人杨志表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有许多演员是盲人、聋哑人,他们在把中国艺术带到世界各地时,也感受到各地无障碍服务间的差距。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就无障碍环境建设建言献策。他们认为,目前出台的法律法规关于建设无障碍设施和环境的内容多以倡议和鼓励性为主,缺乏强制性,无障碍环境建设与管理的好与坏,只能凭各地自觉把握和执行;对于无障碍设施覆盖面不全、功能不完善、管理维护缺位等问题,缺少切实有效的惩处措施,相关法律法规亟待修订完善。

    再比如,为充分保障老年旅游者的合法权益、规范旅行社的经营行为和服务内容,《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出台。但因为其是不具备强制性的行业推荐标准,某些旅行社依然我行我素,甚至提出老人参团必须由家人陪同和出具三甲医院健康证明等要求。

    除硬件条件以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消除大众在服务等方面对特殊人群的歧视。一份源自国际性残疾人组织“残疾人国际”的调查显示,80%的有障碍事例是由歧视造成的,歧视源于社会的态度,生物学原因造成的障碍仅占20%。

    “事实上,特殊人群并不希望自己在旅行环节有过多的被抬或被抱等行为,他们更渴望能够像普通人一样优雅地去旅行,而不是被歧视或被给予过度的关注与协助。”张健表示。

    “没有我们的参与,不要做出与我们相关的决定。”这是“残疾人国际”提出的口号和奋斗目标。这句话从一个侧面作出深刻提醒:在制定政策和开展建设时,应多听取特殊人群的意见,才能让各项制度与建设真正落地。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