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悦赏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1版
美术周刊

第2版
视野

第3版
美术馆
  标题导航
何香凝:腕底烟云未等闲
蒲华《山晴水明图》赏析
古骨新风 文史交融
钝滞之盈




 中国文化报 >  2018-07-08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蒲华《山晴水明图》赏析

    山晴水明图(国画) 144×77.5厘米 1893年 蒲华 江苏省美术馆藏

    陈元幸子

    《山晴水明图》是清末海上画派重要代表画家蒲华的名作。蒲华(1832-1911),字作英,亦作竹英、竹云,浙江嘉兴人。晚清著名书画家,与虚谷、吴昌硕、任伯年合称“海派四杰”。虽然蒲华传世的山水画作品不多,但其所绘山水温润素雅,极具个人韵味。此幅作品为仿“梅道人”之作。“梅道人”即元四家之一的吴镇,好用秃笔重墨,气息温厚雄浑,深得蒲华喜爱,故蒲之山水画受吴影响较深。《山晴水明图》在经营位置方面与吴镇画风相似,而笔墨技法与风格则呈现出蒲华个人之心性,并无太多“梅道人”之画法痕迹。

    文士与竹林

    画面近景描绘了一位素衣文人挟琴而至,与之相应的是立于小桥那端正恭候友人到来的主人。画家用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了人物之形态,衣着简洁素雅,予人一种“高古”之感。画面气氛安静闲适,宛若行至某世外桃源,幽静淡雅,清新脱俗。环顾四周,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竹林,错落有致,一阵微风徐来,那稀疏幽瑟之竹声顿入耳间,清脆爽朗。

    近景、中景与远景

    画面右前方的竹林,顶处以焦墨绘出几簇竹叶,以浓破淡,层次尽显,足见蒲华作画之细腻。远处朦胧的竹林与依稀可见的远山,均是以粗笔淡墨勾勒而成,辅以重墨点苔,在浓淡对比之中尽显远山之气势。就远景而言,远山的点苔略显夸张,却不影响画面效果,或许正是这厚重的点苔将这淡雅纯然之境烘托得如此完美,无一毫粗鄙纵横之气。

    湿笔之法

    蒲华作画时善用湿笔,水墨淋漓,线条流畅凝练,柔中寓刚。整幅画面疏密、虚实、干湿、浓淡相辅相成,朴厚且灵动,给人以一种沉郁醇厚的气息。

    题款

    画面题款为蒲华的自作诗:“山路苍茫风日晴,相逢溪上话幽情。地多水竹琴宜鼓,水气空明竹气清。”文词朴实自然,与诗画意境融为一体;书法亦铿锵有力,浑厚豪迈。

    蒲华的山水花鸟画继承了青藤、白阳的写意风格,笔墨粗放洒脱,如天马行空一般,令人忘情恣意于其间。于他而言,虽身处清末民初中国社会变革、新旧思想文化碰撞最为激烈的年代,却依然坚守传统,不卑不亢。近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对其十分推赏并评价道:“百年来海上名家仅守娄东、虞山及扬州八怪面目,或蓝田叔、陈老莲。唯蒲作英用笔圆健,得之古法,山水虽粗率,已不多见。”由此,可见蒲华及其艺术实践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价值与深远影响。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